in 生活點滴

書展

帶著孩子去書展,你會看到非常不一樣的東西。
以前行書展,甚少行兒童區的,這幾年看,兒童區變得很快,很兒戲。帶著孩子行書展,每年都是走馬看花的,不要說旅遊書,過程中除了兒童書,其他東西連目錄也翻不到。以下的觀察是印象式的,定然有漏,請勿見怪。
早幾年去,還講甚麼兩文三語的,到處都是買一套套可以用五六年的英文教學工具,有碟,有書,有教具,甚至有教案,每天要跟著玩遊戲又看書,就可以變成以英文為母語的孩子。這套書看著很吸引,今年卻不見了。
不見了的,還有一間間很大的補充練習出版社,隨著TSA的消失,補充練習頓時失去了影蹤,家長也不用大排長龍買一排練習給孩子做了。不過,孩子還是要操練的,見最多的是不同的寫字操練,由賣一舊膠之後教你訓練孩子手指力開始,到買特別的寫字筆,以致套在筆裏以輔助執筆的膠都有。孩子K3不准寫字?不怕,書商準備了「手寫版」,一塊塊字卡上面貼了用不同的中文字,字是磨沙面的,孩子就用手指寫在磨沙面上,沒有執筆寫字,就只是「手指遊戲」,書商還十分體貼地教孩子跟顏色學筆順,用心良苦吧。
今年的主菜是甚麼?學四個英文字:STEM,即科學、科技和數學教育。以前政府沒有大力推動,近年社會又不斷批評不夠高科技高增值行業的人才,於是這一兩年突然大力推展,但賣的其實是甚麼呢?就是用不同方法來推動的車和機械人。這實在是令人傷感,科學科技真的有派用場的展動,其實不多,機械人教的也只是行前很後和夾東西等基本功能,科學呢?除了以往也有的那些以科學、地理為主的攤位外,其他新加入的頂多也只是物理,其餘兩部份甚少出現,我見到有充氣的船和動力、風力發電的,已經說是很有誠意。這些東西基本上就是在外國找些看起來相關的玩具,之後代理來香港賣給家長和學校。行過其中一個攤位,有售賣的人更說:「呢啲嘢真係唔想推,學校有錢都唔使咁做科學啦。」
當中,最有趣的是,認真在學習科學、科技和數學的地方,在賣板棋(boardgame)的幾個攤位,當中有計加數,分類,判斷,邏輯的遊戲,有趣直接,孩子玩得開心,整個空間擠滿了人,我家孩子年紀太小,在那些最簡單的遊戲前面看了又看,排幾回隊才能試玩。在我眼中,這些遊戲可能也太無聊了一點,但他覺得緊張激張,又叫又跳,似乎不亦樂乎。
整天下來,最後買回家的是甚麼?太太買了學校用的參考書,教哥哥中文字的圖書,憫行買了砌圖書、玩具和卡通主題的兒童書。

結婚周年前夕放完產假返工

結婚周年,太太又產假復工,又是買花的時候,趁有天在旺角太子,就逛了花墟一圈,最後還是去相同的那一家花店訂花。 我大約知道太太喜歡和不喜歡甚麼花的,但每次到了花店,不同時節,也有不同的花材可選擇,例如這次到了花店,居然連花束也插著蘭花,那軟軟的彎彎的莖我完全不知道他們怎樣插出六枝花來。(後記:原來是將

太陽的後裔

太陽報出埋今日,終於暫告一段落。 我慶幸有機會在入面兩年幾,認識了一班行家、同事。 他成為我第一份正式在中國人社會打的工。 當中有很多很好的上司,同事。 有很多無眠的夜晚。我們在那裏經過沙士、廿三條、七一。 由法庭到保安到政治,都玩過。 認識很多有趣的人,教曉我很多,整個人急速成長,對社會的看法亦有

遊樂場是個親子戰場

帶孩子到遊樂場,你會發現世界的殘酷。 才到達遊樂場,你會看到告示:本遊樂場適合5-12歲小朋友遊玩,但放眼望見,到處都是0-XX歲的人。規則是一件事,人做甚麼是一件事。 孩子落場,和一堆陌生的孩子玩,在場負責維持秩序的,是大人——他們的家長。可這些家長就像偏幫的警察一樣,只在關己的孩子,你的兒子仆倒

搵食……在冬日美食節

聖誕節,與其在家無所事事,不如到處走走看。偶然在家中發現兩張不明來歷的冬日美食購物展門票,拆禮物口當天就一家四口(連太太身孕的那位弟弟也計算在內),出發去遊玩一個下午。 會展去過很多次,工作的,私務的,看演唱會的,都試過,就是未試過來美食節。展館在三樓,扶手電梯在二樓已聞熟食香,我對在妊娠其實連飯香

隱喻

昨天在兩個家長講座中,談子女做了低頭族怎麼辦,說了一些簡單的生活故事和比喻。 早上的講座,在城浸。去程時,雨棉密的下。由九龍城裁判法院到城浸的那條馬路,有兩截。冒雨過了一截,前面紅燈。等待著,捱雨打時,看到有個按鈕寫著「停」。本以為按下去很快就轉綠燈。等了三十秒,沒有反應。再等,人也急了,再按幾下。

停一下

走在街上,
綿密的雨。
煩人的,
帶把傘,覺得有點煩,
穿件外套,又丟濕得嚇人。

他不像盛夏的大雨,
下來爽爽的痛快的。
這雨陰陰的來,
叫人看見白色的天,
卻找不著一片雲;
叫人看不見雨點翻飛,
卻見車窗封上不明來歷的塵。

讓我停下來,因為我知道。
唯有停下,我才能好好的望著你。
或者,只有當你貼在我身上
才有足夠的能量讓你離開這個濕冷的城巿,
蒸騰,高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