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生活點滴

元旦.放濃

放濃,就因為有濃,而且很大,才去放。
去年年底,右腳腳趾罅就開始起水泡,那時不以為然,以為是一般香港腳,過幾天就會康復,保持乾爽就好。幾天下來好是好了,但多過幾天,又在另外的位置出現。漸漸地,出的位置開始有腫和紅,於是去看醫生。
先看西醫,醫生說是細菌感染,一下子就是五天抗生素,消炎消腫止痛加胃藥。之後腫散了,以為康復,三天過後又來小水泡,看了中醫,中醫用香向傷口處用火消毒,食了四天藥,又以為康復,再過三兩天,再來,今次中醫師去了旅行,去另一家中醫,叫我用牛黃解毒片磨成粉沖水去外敷,再加內服,豈料才一天,傷口又出濃了,加上工作關係站了好半個上午,一毎小濃口變三個,回到家發覺有四個了,翌日唯有再看西醫時,已有六個濃醫生又重施故技,開了五天抗生素消炎消腫止痛加胃藥。
但是同日下午用藥之後,濃口變得很大,放本小小的都二個一起來,剛巧那是主日,有做護士的姊妹看過傷口,說:「快啲去醫院放濃啦,私家醫生未必有咁多工具幫你,你痛到咁放左濃會好啲,之後日日去洗傷口,醫院會出到洗傷口紙畀你去洗架。」
於是,為了避開急症室的人潮,今朝晨早去了一間相對安靜的公立醫院,檢查,抽濃,洗傷口,再檢查多一次糖尿,拎藥回家。幸好有朋友帶路,總算平平安安的去,平平安安的回家。回到家倒頭便睡。
不少朋友知道這事,關心之餘也想了解為何出事,更擔心我是糖尿病,但我先後檢查兩次都很正常,所以應該就是乾淨問題。話說為甚麼會出事,我想了一下,記得有段時間,講座太多,有天忙亂中穿了一雙發霉了的皮鞋外出,之後開始出事了。
那雙鞋,是結婚時特意買的。或者,早應該要丟了。

書展

帶著孩子去書展,你會看到非常不一樣的東西。 以前行書展,甚少行兒童區的,這幾年看,兒童區變得很快,很兒戲。帶著孩子行書展,每年都是走馬看花的,不要說旅遊書,過程中除了兒童書,其他東西連目錄也翻不到。以下的觀察是印象式的,定然有漏,請勿見怪。 早幾年去,還講甚麼兩文三語的,到處都是買一套套可以用五六年

結婚周年前夕放完產假返工

結婚周年,太太又產假復工,又是買花的時候,趁有天在旺角太子,就逛了花墟一圈,最後還是去相同的那一家花店訂花。 我大約知道太太喜歡和不喜歡甚麼花的,但每次到了花店,不同時節,也有不同的花材可選擇,例如這次到了花店,居然連花束也插著蘭花,那軟軟的彎彎的莖我完全不知道他們怎樣插出六枝花來。(後記:原來是將

太陽的後裔

太陽報出埋今日,終於暫告一段落。 我慶幸有機會在入面兩年幾,認識了一班行家、同事。 他成為我第一份正式在中國人社會打的工。 當中有很多很好的上司,同事。 有很多無眠的夜晚。我們在那裏經過沙士、廿三條、七一。 由法庭到保安到政治,都玩過。 認識很多有趣的人,教曉我很多,整個人急速成長,對社會的看法亦有

遊樂場是個親子戰場

帶孩子到遊樂場,你會發現世界的殘酷。 才到達遊樂場,你會看到告示:本遊樂場適合5-12歲小朋友遊玩,但放眼望見,到處都是0-XX歲的人。規則是一件事,人做甚麼是一件事。 孩子落場,和一堆陌生的孩子玩,在場負責維持秩序的,是大人——他們的家長。可這些家長就像偏幫的警察一樣,只在關己的孩子,你的兒子仆倒

搵食……在冬日美食節

聖誕節,與其在家無所事事,不如到處走走看。偶然在家中發現兩張不明來歷的冬日美食購物展門票,拆禮物口當天就一家四口(連太太身孕的那位弟弟也計算在內),出發去遊玩一個下午。 會展去過很多次,工作的,私務的,看演唱會的,都試過,就是未試過來美食節。展館在三樓,扶手電梯在二樓已聞熟食香,我對在妊娠其實連飯香

隱喻

昨天在兩個家長講座中,談子女做了低頭族怎麼辦,說了一些簡單的生活故事和比喻。 早上的講座,在城浸。去程時,雨棉密的下。由九龍城裁判法院到城浸的那條馬路,有兩截。冒雨過了一截,前面紅燈。等待著,捱雨打時,看到有個按鈕寫著「停」。本以為按下去很快就轉綠燈。等了三十秒,沒有反應。再等,人也急了,再按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