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記者、網媒記者和公民記者的「比較」?

中大 記者

中大學者就記者、網記和公民記者的比較

其實,當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蘇鑰機將呢件事列成一個表(參《明報》,14年12月12日,原文連結),你就睇到好多唔係事實的東西被「事實化」了。例如:

1. 受僱機構:這幾本上是多餘,只能用受薪或義工來分野,但義工就等於做得不好嗎?受僱就等於專業嗎?斷然不是。
2. 新聞經驗:傳統記者能捱上三五七年的少之又少,有時網媒有些記者的資歷可能更加嚇死你。
3. 專業訓練:傳統記者那個「多數有」,有沒有數字?怎樣才算「專業」?當你分新聞系都有N咁多個細項,仲要教的時候好鬼強調「做文字同做台的skill set係唔一樣架喎」時候,怎樣才算專業訓練,根本好成疑。
4. 報道取向:傳統記者所謂較強調客觀根本係好錯,因為個記者點客觀,只要老闆係中共,或者黎智英,出來個樣根本就唔會係客觀。
5. 如何驗證:咩叫做「認可記者證」?你張卡片拎出來都係可以周圍走架啦,專業組織會員,講就好大聲,但係有好多傳媒人因為各種原因根本唔可以/唔會參加。咁都算認證?同埋就算當你有,你拎出來,有認受咩?

呢個表,如果唔寫明只係一位學者的觀點,獨立抽空當晒係真相,咁就真係多謝晒。Review Android Smartphone

隨此文,附送「傳統記者」拍攝的雨傘運動的相片,你看看,其實映張相,本身就唔係講客唔客觀,係講個圖片能說故事的能力。新聞,本來英文就係 story ,即係故事,所謂客觀,其實講的係 factual ,即係你係咪講緊事實。而事實,從來唔一定係真相,或者係全部。

無呢種覺晤的,其實佢的想法,仍然停留在外星……

女嬰被拐 消息雖假 真情不變

女嬰被拐事件暫告一段落。警方以涉嫌非法處理屍體罪名,拘捕上周報警的女嬰母親。她當時向警方報稱女嬰被操內地口音的「拐子婆」帶走,情況一度十分緊張。消息一出,報道隨即以各種渠道一傳十、十傳百;熱心網友更自發成立多個群組,努力尋找可愛的女嬰。 及至近日,事情出現戲劇性發展,女嬰母親被捕。然而,有人卻「馬後

獨立思考好難

成日話好多人會指鹿為馬,屁股控制腦袋,離開了一個工作地方後,對事情的看法又會有所不同,大家有時會覺得好奇怪,為何人不能按自己的心意表達自己的意見。

看這個由出名的社會心理學家的研究,原來人根本在某些時候就因為各種的原因,因著群眾壓力,放棄自己認為對的做法,就跟著錯的方法走。這種做法甚至有時是明知的,就因著不想與人太與別不同,所以就選擇了從眾。

要打破這種界限,單單有獨立思考,並不足夠,因為即使你覺得有問題,但在人人都說沒有問題的時候,你獨排眾議,一次兩次或者可以,但如果十次百次,你會猶豫,或者明知真相也會不敢說出來。

更甚的是,實驗指出如果你的意見有人支持,或者以不記名的方法表達時,居然就會有所不同。我們發現作為社群的一份子,每個人都有獨特的影響力,而所謂個人主義,在現實社會中,是如何的站不住腳。

哈!

風骨與同路人

(當然,以下睇法,建基於你當民主黨是民主運動的同路人,如果你認為民主黨去了中聯辦等於被赤化,咁我完全認同公民黨的策略——做低偽民主派是天經地義的。) 咁講啦,我認同今日《蘋果》的打橋版理論。 民主黨和公民黨其實都係叫兩席,但大家要的票不一樣。選到一半,公民黨已經知道差好遠,民主黨一直以為仲叫到。到中

離譜背後

在家中,醉醒,手機看見短片,忍不住,開電腦就要寫。
這是一單簡單的風暴消息,後面究然舉起示威牌。

我懷疑明天蘋果就會找到這兩位「英雄」,之後大肆訪問,請他們說出「英雄」經過。

我不質疑他們希望平反六四,鼓勵群眾七一上街的決心,我甚至欣賞他們挑戰TVB。如果成件事有晒標語、橫額,我難相信佢係路過見到之後玩的。(留意地點)

示威者RADICAL是常態。我不能怪責,只能怪TVB的記者準備得少,理論一個八號風球,以前怎會得一個記者做LIVE,後面的監制在做甚麼?

最後ANCHOR回廠時,以「技術理由」暫定報道,明顯告訴我們:他們不想我們看到這些「新聞」。

傳媒有責任將新聞告訴我們,傳媒是GATEKEEPER。我們見到示威牌舉起時,那應該是新聞……但現在整個TVB告訴我們:現在遊行在TVB心目中,是NON-NEWS。

傳媒的AGENDA SETTING好清楚睇到,傳媒從來都不是甚麼客觀持平,無論我們怎樣期望也好,他是沒有可能做到。

不過,他會PRESENT一個印象給你,讓你以為事情就是這樣。當這個印象的LOGIC錯亂的時候(見短片),你才會知道,你早就住在一個沒有規則,道理的世界中。

And this is the reality. Enjoy.

令人覺得很討厭的政策討論

我成日想問香港人,其實好多惡法都係做左n次諮詢之擺上立法會的,為何每次都要去到二讀先至嘈?大把人幾個月之前已經開始寫文批評過政策的影響。你砌低條bill無問題,但係有冇諗過,作為巿民,其實係有責任一齊討論條bill,做好本來的立法原意,而唔係單純見到唔好就砌低? 好老實咁講,如果佢的諮詢特登做到好短

關於變性人

關於變性人,我在facebook斷斷續續寫了以下的一些東西……  不能算是我的立場,只是一些簡單分析。 有人說:「婚姻又係每個人的基本權利」 單單呢句就要定義三樣嘢:婚姻、每個人、基本權利。 咩嘢叫婚姻,現在法庭就「婚姻」的定義,修自六十年代的法例,其實很過時,連法官都承認,否則不會因為有現時這種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