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作

曾蔭權的慳電膽事件,是炒作;甘威被指性騷擾女下屬,也是炒作。 小事得太小事,不合理得太合理。整個香港變成一套倫理劇,如果以一天報紙頭條為一集計,兩套戲都做了十集八集,整個九月十月的社會議題居然就被這兩「小品」佔據了我們的傳媒空間,如此子虛烏有的罪名,因為有人看這些人不順眼,就動用傳媒機器去為巿民洗腦

回到原地?

記得我第一份工,人工不錯,非常接近兩萬元。 我做了兩個月,還了所有在大學時欠下的卡數,就放棄了。原因是:自問未夠班,不敢再做下去。 之後,就一萬二千元做起,在職場打滾十年,至今仍然未到那個價位。 昨天見工,就挑戰了一下,鼓起勇氣,挑戰了。現在在等消息。 見這份工是特別有意義的,因為這是回到最原本我畢

真的是這樣嗎?

那天,我的禱告,是這樣的。 我說,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甚麼事也沒有,我真的可以重新站你來,我願意為祢做任何事,我願意重返一間教會,單單事奉祢。這事奉是不作任何選擇的。 我說過,要是祢願意,我願意將的故事,寫成見證,讓眾人都知道,甚至成為某大基督教團體的見證人,對人大聲說基督教的價值觀。(事實上,我的故

宵夜

很久沒有食宵夜,對於深夜說說新聞背後的故事,聽多了常覺得不是甚麼回事,只是行家閒話家常。 他們語重心長的提醒我,結緍前會轉工和坐牢!牢,真是坐了,坐的很慘,生命曾一下子輸掉了所有,感覺不好受,那一刻經歷過甚麼叫比死更難受。但不輪掉這些,豈能得到上帝的愛和祝福。這幾年其實過得很順心,至少想要的,上帝都

成報

成報,為了《當年今日》的版面,炒了一位編輯,並取消了《當年今日》這一版。 初時覺得怪,相信一定是版面得罪人,才會高調炒人,又幸運地有機會從家人手中取到原稿,翻開一看,果真是死罪,難怪不炒不得。 如果這位編輯是舊人,這確是不能犯的罪誤,但如果是小朋友的話,理應原諒。行家們也可以幫他找一份工吧,畢竟這世

兩場

以前和女朋友一起觀禮、飲宴,為的是要學習。 近一兩年,因為轉了行,獲邀觀禮、飲宴的機會又多了,今天就走了兩場。 第一場是舊同學的行禮,簡單而莊重,看得出的一對愛主的基督徒。 第二場飲宴,男的既是我的tutor,同時又是舊行家,但原來女的,是一名老師,而且是宗教主任。一場聯婚,女家席的,全都不是老師,

奧運選手到港

今天,奧運金牌選手訪港。 根據內地消息,這是他們獲獎的假期的一部份。國家連國家隊的假期活動都安排好了,我雖然在旁看電視,也覺得他們吃的真是非人的苦。 之後,翻翻這些運動員的部落格,真的發現他們實在最想做的不是來香港旅遊、表演;而是回家和家人見面,樂聚天倫。 這種簡單的要求,原來在這些運動員眼中,一點

是我嗎?哈哈哈!

《蘋果日報》說《成報》專題組有一個人被裁了。 那個不幸的人,據「消息人士」稱,是我。 對,我要離開《成報》了,一月八日是我在《成報》的最後一天。 有人打電來問我的直屬上司,問她是不是炒了我。 又有人昨晚以關心的口吻問我有沒有事。 2010年9月24日補:(以上是在互聯網找回的文章,但我相信之後我是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