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展

上帝很愛作弄人,我從來就沒有做過結婚展的新聞,也從來沒有參加過。 一進場,根本和結婚沒有關係,只和錢有關。首先問你們的聯絡和婚期,一踏入門口,就是各樣的消費。幸好我們又真的未訂婚期,甚麼人也打不到我甚麼主意,經過三個小時,有如下低能發現: 原來結婚的淡季是四至十月,因為有鬼節、台風,天氣很熱,粧很易

工作=事奉=工作=祭

當甚麼都混成一團時,有時不知道甚麼是對。 今天,崇拜就提到阿伯和該隱。密謀的殺人事件,事奉的驕傲,自我無限放大,在在是提醒,在在是教訓。 工作的場所,每天都站在所謂的「道德高地」;在教會,事奉的位置,是燈塔的位置。眾人在望,撒旦每天在招手。 而我,除了無力地抓着上主的恩手,就是在弟兄姊妹的同行下成長

事奉嗎?

有時,教會的事奉真是不簡單的;也有時,教會的事奉根本不能算是事奉。 對上一次如此投入「教會」工作,應該是十年前吧……在大學。那時我們還是很傳統的,有周會,O CAMP的那種。(實在,我想今時今日周會還有甚麼角色……)隨後就是文字部的工作。 真的十年人事。現在教會的,我不太覺得是事奉,反而是一種QUA

回到原地?

記得我第一份工,人工不錯,非常接近兩萬元。 我做了兩個月,還了所有在大學時欠下的卡數,就放棄了。原因是:自問未夠班,不敢再做下去。 之後,就一萬二千元做起,在職場打滾十年,至今仍然未到那個價位。 昨天見工,就挑戰了一下,鼓起勇氣,挑戰了。現在在等消息。 見這份工是特別有意義的,因為這是回到最原本我畢

雨夜自駕

雨很大。 一個人自駕回家,前方,後方的路都看不清。 夜,關了窗。 除了雨水打落車頂的嘩啦嘩啦,就只有水撥的吱吱喳喳, 以及播着電話播的歌。 開霧燈, 前方根本沒有霧,只有由大粒大粒雨點織成的布, 四周,迷矇, 距離前方轉線的箭頭只有三十米, 望望左鏡,轉線,原來那駕車就在盲點, 誰說私家車就不用檢查

見家長

早兩天,因為父親節的關係,去了一次九龍人的家吃飯。 說來也甚沒顏面,因為見到他們就傳來沒有工作做的消息,可他們沒有甚麼很大的反應,反而鼓勵我,叫我多找工作,這倒也叫我感到很欣慰。 她的父親更親自下廚,炒了好幾味小菜,他們一家四口加上我五個人就吃了三碟餸,十分美味的。 最叫我驚訝的是,他們原來都懂樂器

雙腳著地

很教人感動的一首歌,其實是首很舊很舊的歌(看看mtv才知道是2001年,那年原來都已經畢業,出來工作了)。 上帝果然是個叫你在最艱難的時候,最懂得找些東西來扶持人的上帝。今次,竟然派來了九龍人。 星期五的旅行,我其實沒有甚麼安排,公司的事實在有夠煩了,也好讓他們顯露本性,只是我就要將未來的前途重新規

甚麼才算是生活?

這幾天,很磨人。 我周遭的人都遭受傷害。無獨有偶,都是工作中遇襲。 這個五月很可怕。可信任的人忽然變得不可信,人好像要被迫分為三個三個一組,都是強中弱的配搭,之後互相爭競。這是工作地方的一種設置,要將工場變成課室⋯⋯我們的工場,是不是一個真正的工場?還是只是一個互相操控的地方? 我不喜歡這種生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