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才算是生活?

這幾天,很磨人。 我周遭的人都遭受傷害。無獨有偶,都是工作中遇襲。 這個五月很可怕。可信任的人忽然變得不可信,人好像要被迫分為三個三個一組,都是強中弱的配搭,之後互相爭競。這是工作地方的一種設置,要將工場變成課室⋯⋯我們的工場,是不是一個真正的工場?還是只是一個互相操控的地方? 我不喜歡這種生活。我

九龍人生日

沒有想到是這樣的。 今日,是九龍人生日,可真正在做的,是九龍人陪伴我遊車河。她浪費了一個生日,我過了忘憂的一天。 及後,她居然在車廂內睡着了,她可真倦,忙了一個外評,之後還要來陪我。 很多人說,為了未來的好日子,今日辛苦一點,很值得;但我想,我連今日要讓她幸福的能力都沒有,還憑甚麼有膽大聲說十年廿年

你不擔心嗎?

要鬧也鬧夠了,要試練也試練夠了。你看不見人牆一個個倒下了嗎?難道你還在一旁隔岸觀火? 那⋯⋯我明白了⋯⋯那就不要在我面前裝出一副關心的模樣,因為你的口在關心的同時,你的手插在袋中;不要在我面前扮有同埋心,因為你在用動作來建立親和感的同時,你的心和你的嘴說的話出賣了你;不要在我面前說我很忙,因為你說話

不在狀態的時候

不在狀態的時候,我會播教育電視,讓電視講解多一點,我說少一點。 不在狀態的時候,我會多做聆聽練習,讓他們上課時忙一點,我少教一點。 不在狀態的時候,我多讓同學休息一點,讓我也可以有一點休息。 不在狀態的時候,我盡量跟着教學計劃去教,讓我思考少一點。 不在狀態的時候,我連笑話也少說一點,騰空心情,安靜

說話

有同事見我在拍拖,又問起其他同事是否在拍拖,我的答案很簡單:我知道他暫時未拍拖。 答案給一眾人地改寫為:這位同事正在拍拖,但暫時未公開。 明顯,大家又在做過份閱讀了。要知道我是專業做這傳播這種事的。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不知道就說不知道。我答得很清楚,你要扭我的說話,我很無耐,但不要將內容扭曲成是

一早起床

那科小學教學的功課,反正就是做得差,佔的分數又少,決定放棄。 一個人,一天的時間就是這樣,人總是要沒有效率地使用時間,或者說,人總是要生活的,當我決定要生活,就自然會損失了另外一些東西。 我想,這些都是計算過的決定,少了這十分,死不去的,只要睇堂兩次都有七十五分,做回下一份功課,基本上這科就合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