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喻

昨天在兩個家長講座中,談子女做了低頭族怎麼辦,說了一些簡單的生活故事和比喻。 早上的講座,在城浸。去程時,雨棉密的下。由九龍城裁判法院到城浸的那條馬路,有兩截。冒雨過了一截,前面紅燈。等待著,捱雨打時,看到有個按鈕寫著「停」。本以為按下去很快就轉綠燈。等了三十秒,沒有反應。再等,人也急了,再按幾下。

拆解人類補完計劃

人類補完計劃個故仔係講咩架呢,我嘗試寫一些我在排戲時的感覺。畢竟作者已死,所以如果你有不同的感覺,我歡迎你也寫,一起豐富故事的意思。 這個劇的重點,其實睇個台就講完。就係那粒星。婆婆話:其實星星一直都係度,只係你睇唔睇到佢啫。 其實一字咁淺,有人以為食藥可以解決問題,走向成功。食藥,同星星,恰恰是兩

世界上美好的事,往往並不長久

沒有人知道,甚麼時候會完結。 當你以為今晚清場,他浪漫得像一對將要離別的情侶。 記得,今晚。 那個地攤。 那串汽球。 那些紙牌。 那條建在地鐵上蓋的小村。 那垃圾和煙絲味。 又有人說,今晚一別,我們在另一邊相見。到時,我知道我們會再見的。 拍照的人,用的不是數碼相機。更多人要將映像逐格留下。那些光影

無朋友,與不枉與你做過好朋友

以前的世代,人人一齊做朋友,一齊結婚,一齊生仔,於是一世都有共同話題,一世得閒都出來見面,一世都有朋友做。

今日,有些人在生命的路上選擇結婚,生了仔,有些離了婚,做返單身,有些同居,有些遲婚。當生命共聚的點分散了,自然就散。

黃偉文巧妙將最佳損友、落花流水的概念,放在無朋友中。可這種是很LOOKING BACK的人生觀……(事實上,亦是很香港的氣氛)

換一個比較HERE AND NOW的看法,可能係:算罷啦,日日見的你唔去重視,當係薄酬,見唔到的,你就日日呻見唔到面。如此,倒不如我珍惜每一日都見得到的每一個,到我見唔到,或者只係可以在FB中才見到他們的近況時,我沒有後悔,因為我當年已經曾經盡力和每一個你,一起活過。

憫行病了

憫行小朋友病了,病毒感染,是嘶哮症。睡覺時會有小狗哮叫聲。卜易媽媽好擔心,帶了他入院。 因為我居然忘了幫憫行續保險,最後去了公立醫院,一間房,五張床。兩個內地來的媽媽,有一位小朋友沒有家長陪,另一位是香港的孩子。 病在周四出現,周五看了私家醫生,他就說叫我們留心,周六覆診就叫我們入院,說服一劑慮固醇

Say something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I’ll be the one if you want me to
Anywhere I would have followed you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And I am feeling so small
It was over my head
I know nothing at all

And I will stumble and fall
I’m still learning love
Just starting to crawl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I’m sorry that I couldn’t get to you
Anywhere I would have followed you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And I will swallow my pride
You’re the one that I love
And I’m saying goodbye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I’m sorry that I couldn’t get to you
Anywhere I would have followed you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Say something I’m giving up on you
Say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