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大學生對談……

那天,去一間大學,與學生對談。 約了六時三十分,我以為大學的黃昏,人不多,我早到了半小時,應該可以吃個舒服的飯,好好細味港島半山的日落。 可才下車,見到的卻是人潮、裝修工人和吊雞車。跟著人潮,走進大學,一間間的飯堂,排一條條「水蛇春」的蛇餅。心知不炒,以為可以找到一處地方買塊三文治,一排隊就是十分鐘

是非不分的花生

當這個社會,不再是其是,非其非。
見到別人做錯:鬧;見到別人認錯:恥笑;見到別人做得好:柴台、破壞。
我們的下一代,只會變成一堆花生友,因為他們根本被你搞得是非不分了。

請你對你身邊認為美的事,說一聲讚許,而不是路過和柴台。感謝。

凝視的社會運動

碼頭工運訴求很多,當中不斷賣的其中一種,叫親情。 近日,佔領中環、工運。兩個大型社會運動在社會凝聚著。 有些人說,這些活動都早就偏離了原旨:佔領中環本來為的是雙普選,但有人笑言現在加入了大量的「宗教禮儀」和程序,欠缺靈活,是另一種中產式無意義的抗爭;工運本來是為工人爭取合理待遇,包括工時,時薪,工作

妹妹結婚了

妹妹結婚,我們一家都很開心,同時,也很不捨。
妹妹是我們家中的「管家婆」,她賺最多錢,也會常常回家陪爸媽。她出嫁的一天,爸爸嘔吐大作,看過西醫,醫生問他:「你有壓力嗎?」爸說:「今天嫁女。」醫生笑說:「輕鬆啲啦!」
爸很愛妹妹,這是我們知道的。
實在,我深信嫁了出去的女子,其實很難與娘家分開的,畢竟香港這地方很細,要見面,根本沒有很大的距離。

現在她去了渡蜜月,也是歐洲,我看到他在米蘭大教堂拍的,我也覺得,真的不錯。

清心的城

自從買了新電話之後,我又再次隨身有個電話了。有時行街,見到個景好靚,忍唔住手會影幾張相。 昨天性教育訓練完結後,回公司的路上,見到這個背光的太陽,真係好靚。拍下幾張。 生命的經歷上帝,我常常很感恩。主的帶領常在我的生命中出現。每每當我遇見困難時,我就知道恩典近了,因為越大的困難,越見主的恩典。

裝修

住在大埔的家,十幾年,終於裝修了。

當中有很多回憶,收拾的時候,媽常問我:「這個要丟嗎?」
我才發現,我是一個頗念舊的人。

記得六四時,年年都有人說:「不敢回憶,未能忘記。」
人的過去,總是有很多喜怒哀樂的。
怎能說忘記就忘記。
不過,偶然將這些不必要的東西清理,特別是那些很多年了積在一旁的記憶。有人說:「你的東西掉在一邊,好幾年翻也不翻,即是對你今日的人生就是不重要了,留下來,有意思嗎?」

對,不重要的,應該要拿走,騰出空間來,裝些有意思的,新的,屬於今日的東西。
活了半生,要記下的好像越來越多,但其實,細心想,應該是要忘記的東西才是越來越多。

慢慢的,將最重要的留下,將不必要的忘記得一乾二淨,絕對是一件好事。

至少,這會令我更珍惜當下所擁有的,永遠都會為此而感恩。

堅持去愛

“你要寫信給在以弗所教會的使者,說: ‘那右手拿著七星,在七個金燈臺中間行走的,這樣說: 我知道你的行為、你的勞苦、你的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惡人。你也曾經試驗那些自稱是使徒,而其實不是使徒的人,看出他們是假的。你有忍耐,曾為我的名的緣故忍受一切,並不困倦。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已經離棄了你

願為主閃亮

終於,我都要轉團了。 由職青團轉到夫妻團,感覺很特別的,團契中有小朋友,有大人。感覺自己老了,活動就是很公園和行山,很特別。 九龍人聽得興高采烈的,未出發先興奮。 之後,牧者又說我們雖然四月底才結婚,但因為「建設性關係」課程四月初開,在報告時又突然說:「鑑於卜易的情況,我格外申請讓他們提早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