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傳媒工作

風骨與同路人



(當然,以下睇法,建基於你當民主黨是民主運動的同路人,如果你認為民主黨去了中聯辦等於被赤化,咁我完全認同公民黨的策略——做低偽民主派是天經地義的。)

咁講啦,我認同今日《蘋果》的打橋版理論。

民主黨和公民黨其實都係叫兩席,但大家要的票不一樣。選到一半,公民黨已經知道差好遠,民主黨一直以為仲叫到。到中期大家都知道自己有機會輸,公民黨幾乎一定down one,佢地決定打告急(出皇牌),民主黨事實上乜都無,佢地可以down two,所以同樣告急。

到選舉後期,係人都知公民黨down one是定局,但佢地仍然選舉堅持,不斷告急要票,民主黨基於能力不及,其實無得揀,只能搏。

結果好明顯,你可以話民主黨技不如人,李永達的敗選,不出惡言,其實證明左一啲嘢(你諗下乜嘢情況下,咁樣輸會完全無情緒,不出惡言,如2004年何秀蘭一樣)。我唔怪公民黨,我只係會問,如果民主黨派,在明知民主黨派中好多人在民調中只係「機會均等」,你又一定有一席而又一定係down one的情況下,決定不出手,寧願自己博兩席,也不分給任何人(事實上,如果大家信當時的民調,根本上好多人都唔安全,你有咁多票,到時唔係阿達輸,任何一個人輸而你獨領幾乎雙倍選票,公民黨應該都知道,係會承受呢個「累泛民」的罪名)。

可是,公民黨當時仍然堅持不分票。仍然堅持告急。

同時,你睇民建聯,佢地贏得險,譚耀宗有過票,這是黨的風骨。半夜十二時開票佢仲驚過你,但係民建聯就係玩得起,佢地的選擇係:一係一齊贏,一係一齊輸。我不認同他們的政綱,但這種的確係肯承擔,無私的表現。佢地總票數唔夠泛民多,但係就夠膽搏,而且願意在必要時犧牲。

難聽講,你先亂告急,後獨食。無事好地地;出左事,點可能唔會變成眾矢之的?你對選民點講誠意都好,但係就令人睇到你對整個民主運動的同路人的態度。


寫你心情……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