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傳媒工作, 教學生活

關於變性人

關於變性人,我在facebook斷斷續續寫了以下的一些東西…… 

不能算是我的立場,只是一些簡單分析。
有人說:「婚姻又係每個人的基本權利」
單單呢句就要定義三樣嘢:婚姻、每個人、基本權利。
咩嘢叫婚姻,現在法庭就「婚姻」的定義,修自六十年代的法例,其實很過時,連法官都承認,否則不會因為有現時這種因為醫學倡明而出現的變性人:
54. There is, however, no relevant definition of “man”, “woman”, “male” or “female” in either of the Ordinances. The matter is therefore left to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 court.
另外,婚姻,根據現時的法律,是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但婚姻從歷史的向度,從來不單是一男一女的,有很多不同的種類(一夫多妻、一妻多夫、多夫多妻等)。
說完婚姻的人,還有婚姻的內涵,怎樣才算是婚姻?有性冇愛算不算?冇性有愛又算不算?事實上,根據現行法例,兩年沒有房事的「夫妻」,可宣佈婚姻無效。
第二:咩嘢叫「每個人」?
根據判辭,法官引用了基本法和人權法:
168. Article 37 of the Basic Law reads:
The freedom of marriage of Hong Kong residents and their right to raise a family freely shall be protected by law.”
第三十七條
香港居民的婚姻自由和自願生育的權利受法律保護。
169. Article 19 of the Hong Kong Bill of Rights which is based on article 23 of the ICCPR reads:
Rights in respect of marriage and family
 (1) The family is the natural and fundamental group unit of society and is entitled to protection by society and the State.
(2) The right of men and women of marriageable age to marry and to found a family shall be recognized.
 (3) No marriage shall be entered into without the free and full consent of the intending spouses.
(4) Spouses shall have equal rights and responsibilities as to marriage, during marriage and at its dissolution. In the case of dissolution, provision shall be made for the necessary protection of any children.”
第十九條
關於結婚和家庭的權利
() 家庭為社會之自然基本團體單位,應受社會及國家之保護。
() 男女已達結婚年齡者,其結婚及成立家庭之權利應予確認。
() 婚姻非經婚嫁雙方自由完全同意,不得締結。
() 夫妻在婚姻方面,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以及在婚姻關係消滅時,雙方權利責任平等。
婚姻關係消滅時,應訂定辦法,對子女予以必要之保護。
當中,清楚顯示,香港居民(眾數)有結婚自由和自願生存的權利。結婚是「自由」,自願生育是「權利」。
看了上文,第三個詞語:權利,可以用上面的人權法來解釋。
之外,有人提到法庭驚青,不願意正面面對問題,又認為官的邏輯走歪了。
可如果我們相信三權分立,司法,是執行法例的機關,在執行的過程中,如發現問題,會在判決書中寫明,並強調他們是根據法例執行。整件事如此設計的目的是,當社會民風民情改變,對法例一些內容感到有需要修改時,將立法權帶回立法會,以免司法機構權力過大,隨時釋法判案。
現在法官坦白承認法例確有不善之處,要求立法機構去修例,並根據現情況,判w敗訴,正正強調現時法例不足,如法例對變性人這情況有足夠了解,w當然不會敗訴,甚至案件根本就是no case to call
法官在此提醒公眾,如要修例,涉及的因素很多而已,其實不構成他判決的因素。
男女很難說,也著實不是我說的,是法官是這兩個字未在條文 中被定義,於是要由法庭進行詮釋。(54. There is, however, no relevant definition of “man”, “woman”, “male” or “female” in either of the Ordinances. The matter is therefore left to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 court.

所以如上一篇文所說,六十年代的法例,處理2010年的變性人問題,處理不來,豈不是很正常嗎?

另外,其實婚姻,正如剛才說,從來都是約定俗成的,所以我不知道你說的「正常」是甚麼意思。不過,如果以剛才六十年代的條文來理解,當時的男性和女性是不用爭議和討論的,因為當時醫學未有這種變性的醫學(太監是有,但太監變不到女性……太監亦未必認同自己是女性),所以法官才為此寫了好幾十段,又找了很多專家,嘗試去用甚麼生物呀,心理等等去定義男、女。

當然,法官第一點就用了染色體來處理男女的生物性,而一般的情況下,大部份人的染色體和性徵應該都是相同的。由此看來,Hans兄大可放心,根據法官認同的醫學判斷,我們作為男、女的婚姻,理應是有基礎的。

法官說現在仍留下疑問的,就是像變性人這類性徵因為後天因素而改變的case了,因為這個涉及的層面更多,他認為要社會再討論,也是合理的,畢竟集思廣益,總比他一個人說了算,至少我們作為社會的一份子,也有份參與,是好的。

其實,這幾十年社會對性/性別/性向等討論如此豐富,但法例仍然未有作出相應配合,產生問題是很自然,也不是首次了,難得讓社會討論,是十分健康的。

寫你心情……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