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父子札記, 生活點滴

堅持去愛

“你要寫信給在以弗所教會的使者,說: ‘那右手拿著七星,在七個金燈臺中間行走的,這樣說: 我知道你的行為、你的勞苦、你的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惡人。你也曾經試驗那些自稱是使徒,而其實不是使徒的人,看出他們是假的。你有忍耐,曾為我的名的緣故忍受一切,並不困倦。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已經離棄了你起初的愛。所以,你應當回想你是從哪裡墜落的,並且要悔改,作起初所作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要來到你那裡,把你的燈臺從原處移去。不過你有這一個優點,就是你恨惡尼哥拉黨的作為,那也是我所恨惡的。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我必定把 神樂園裡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吃。’(啟示錄二1-7)

在機構工作,很多時就是做分辨,選擇對錯,為信徒提供選擇。在教會做內閣,很多時就是制訂規則,利用架構上的優勢,透過制度造就信徒成長。

可不是甚麼都黑白分明的。選擇的過程中,我們往往只會問:「原則是甚麼?」「目的是甚麼?」,我們很少問自己起初的愛是甚麼。

就是你已經離棄了你起初的愛。所以,你應當回想你是從哪裡墜落的,並且要悔改,作起初所作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要來到你那裡,把你的燈臺從原處移去。 

在墜落的地方悔改,作起初的事。 我們忙著做神的工作,豈料對人的關懷不知不覺就跑走了,對有需要的人的關心和愛,不知不覺就離我們而去。那種不為甚麼,只為陪伴的同行,隨著時日和工作,被沖淡,消磨。

昨天,九龍人的朋友生日,與幾位可愛的肢體食飯,說起大埔堂共享愛筵那種誇張的程度,直教他們回憶起少年團的軍訓生活,唯大家經過如此多年的歷練,都說怕怕了,說老了,捱不到了。我們可以怎樣轉化,將這種「起初的愛」重拾過來呢?

堅持去愛,也真的不易。

寫你心情……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