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夫妻生活, 孩子心聲

結婚周年前夕放完產假返工

每年都有這樣的一張單

結婚周年,太太又產假復工,又是買花的時候,趁有天在旺角太子,就逛了花墟一圈,最後還是去相同的那一家花店訂花。

我大約知道太太喜歡和不喜歡甚麼花的,但每次到了花店,不同時節,也有不同的花材可選擇,例如這次到了花店,居然連花束也插著蘭花,那軟軟的彎彎的莖我完全不知道他們怎樣插出六枝花來。(後記:原來是將之切斷,每枝蘭花先接上一小瓶水,再找另一枝花枝來,小頩子和這花枝用膠紙強行「接合」,不過技術很高,一般人看不出破綻的。)

揀了花材,請老闆娘出來,他看到我太太的姓氏,她又再問:「姓卜呀?又係XX書院呀?」

我笑了。

「我真係忍唔住,年年都要問一次,你地呢兩個人太少人用,我真係好驚搞錯,佢姓卜,我真係未聽過。」

也難怪,我真的一年最多也只買一次花,有時是生日,有時是結婚周年。難怪他懷疑。之後她們大約也知道我的古怪風格,總是不會挑他們放在鋪面上的配搭,有些細節會改掉,例如今次我就強烈要求他們不要插三條風信子在花束後面。

我想,她應該遇過很多我這類怪客的。

之後,寫咭,我很喜歡寫咭的「環節」,一張細細的咭,常常不知道寫甚麼好。年年坐在那裏好像考試,又試過浪費他們好幾張咭,因為一寫再寫,總會執筆忘字,有時手殘會將字寫到東歪西倒。

寫好,付錢。一切就等待神秘的那一天降臨。往往很好笑,最後大概也是用來給太太在其臉書中「扼like」的工具。

大的是我送的,小花籃是憫行和憫言送的。

大的是我送的,小花籃是憫行和憫言送的。當然,他們不知道自己曾送過如此的花籃。

送花,不算貴,也頗開心,過了差不多一個禮拜,還放在家中,很耐看。

寫你心情……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