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傳媒工作

令人覺得很討厭的政策討論

LAW_7928-ISD-1-300x199

我成日想問香港人,其實好多惡法都係做左n次諮詢之擺上立法會的,為何每次都要去到二讀先至嘈?大把人幾個月之前已經開始寫文批評過政策的影響。你砌低條bill無問題,但係有冇諗過,作為巿民,其實係有責任一齊討論條bill,做好本來的立法原意,而唔係單純見到唔好就砌低?

好老實咁講,如果佢的諮詢特登做到好短時間,或者一啲都唔宣傳,出埋啲陰招,咁當然要大肆批評其程序之不公義,但係如果人地好正常咁諮詢,亦都有用心做過條bill,只係當中有一兩個部份會產生問題,咁咪一齊諗下囉。

我覺得好討厭的係,依家個社會所有事都係abc餐,見到個法例,唔鍾意,say no。ok無問題,咁大佬,你想食咩?都要講出來先得架?依家日日見到電影、音樂老翻係網絡畀人殺到就死,係咪唔改唔理?

最令人討厭的係,反對的人的論據往往不外乎係:你睇,人地唔係咁做/人地都係咁做,點解我地唔係咁做。事實上個個地方情況不一樣,你拎住個理據出來人地都必接納。(例如要爭取提升賭博年齡到21歲,依家夠連澳門都做啦,咁點解香港唔做?成個亞洲差唔多都係21歲,唯獨香港係18歲,政府點講都唔改。)其實個原因好簡單:各處鄉村各處例,參考下當然可以,但係用「他山之石」以為可以抄就大鑊,你試下用美國聯邦政府的法例為參考做香港的國家安全法(即廿三條),仲大鑊過葉劉時代的。

第二個反對的論據往往就係香港會沉淪……一係自由沉淪,一係法治沉淪,一係民主沉淪……總之就係咩嘢條例制定左出來之後,香港就會死。好多人話香港人可貴之處係佢地好相信制度,因為大家都跟制度玩遊戲。不過實際上係,大家近年慢慢發現不同的制度之惡,所以對任何新的制度,法例都極之小心處理。當然,所謂「極之小心處理」過程中牽汲非常大的利益集團,每次只要任何法例觸動他們的神經,就即時暴跳起來,為求目的,不擇手段。

有這些問題,我們最順手的解釋當然係立法會不是民選,沒有民意授權,所以政策出來很難擺平各方……問題是,香港今日咁樣的政黨發展,咁樣的民智,畀民主你,相信都要三五七屆(對即至少十幾廿年)先可以發展得成熟。呢個時間,我真心希望社會可以成熟少少,事情應該向合理的方向討論。呢十年香港人的情緒已經夠波動,個個都畀呢啲社會情緒搞到無咩心機生活,可以發放多些正能量嗎?謝謝。

(btw,我同樣認為政府將二次創作放落去條bill度係陰招,但係我覺得香港人係時候要諗下我地討論政策的態度,係咪咩嘢都係得yes同no兩個睇法。你考oral都唔可以只係答yes同no啦,怎會在這些大事大非面對放棄思想、討論和建議……?我唔明白。)

寫你心情……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