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父子札記

盛讚

image

唔知點解,會幫手做盛讚。

返大埔堂的第一年,做過一次盛讚。那次,在商場,是個街坊秀,演員是中學生,做的是隨便笑下,發揮下,著下好似聖誕的衫,做下好似聖誕的劇,講下耶穌出世,唱聖誕歌,完。

又不知那一年,做過一次,要用耶穌出生的角色的衫來行服裝秀(Cat walk),無厘頭畀人「啲」出來做約瑟。我個人唔係好放開,其實唔係好做到……

之後,偶然唱聖誕歌,OK。

今年,唔知點解,做左一個好怪的角色……「顧問」。實際上,就係打雜。睇頭睇尾。以下是我嘗試單憑記憶寫下的事情經過。這件事,一字一句,現在看起來也不可思議,應該都是神蹟,即或不是,也明顯地看到這些都不是憑己可至的。

還要補充一點,以下內容,涉及不少教會行政,如有得罪,先行致歉。

呢件事應該係八月中發生,盛讚好似寫好左劇本唔知第幾個稿,好似唔係好得,上圖前排右六那位我十分尊敬師傅(下文簡稱為師傅),叫我睇睇。之後補一句:我未諗到最後點寫。

聽左佢個故仔,我諗一陣,講左個概念畀佢聽。佢應左句,話返去再諗下。

一諗,半個月,原來都未寫好,大家就好擔心啦,因為根據行事曆,應該排緊劇了。一問,發現原來劇本係由另一位文人操刀的(最後排右一)。前無去路,後有追兵。權宜之下,決定搞個工作坊,有異象參加的人,先上工作坊,一邊寫下劇本。

我將事件形容為外賣,意思是,你叫我幫手,幫到就幫,識就做,唔識都幫唔到。我好多十年無做,個人早就退化,只能提供有限度服務。

終於開個稿認真睇。唔知幾多十年無寫劇本,依家要改佢份劇本。份稿又屋企又辦公室又街又酒會,好親切呀,我以前諗的劇本都係咁上下質地的,所以想象到會死得好快。睇埋啲角色設定。就預左重寫了。三個人開住個google document、改改改。

我改左一場,突然收左手,我覺得,咁改無咩用,因為先天不足,角色好難搞,於是放棄左,先寫好個結局,收返啲尾,搞幾個重要的場口,諗好個台的整體概念,訊息,用咩方法帶。諗住排排下自然就會改好,只要最後唔好咁似CCTVB啲膠劇就算。

十月,開始排,果然出事。故事中忠直的人忠直唔到,義氣的人冇乜義氣,好悶,無咩推展,笑位又唔爆又唔多,學校玩下,街坊show當然冇問題,自己友睇乜都話好好好,好鬼鼓勵。奇就奇在冇演員質疑劇本問題,勁努力試。

搞左一個月,師傅和我各自找了朋友來看,評語:悶。

十一月,放棄劇本,叫演員跟住情節,自己度個適合自己,做得來的角色性格,當然,我們預先早就想了一些框架,希望引導佢地諗,去試,用了半個月去做呢個實驗,最後,有些成功,有些失敗。十一月每次排戲,每次他們就自己諗,即場改,即場加,即場試,試到件事自己覺得有feel,或者令我地有feel為止。

所以,最後那份劇本,基本上是演員寫的。那些kai、hehe、土豪、精神分裂、野蠻太太都是他們創作落去,對白就是一次又一次的give and take做返來的。最爆是,演出時大家見到的那位土豪的情婦,事實上本來她只是秘書,但我們覺得這樣又不太好看,她們互相討論後決定要做情婦,這角色本來是不存在的,對白當然也是自己加的。

到最後大家加野諗野好開心,好像享受創作的樂趣,我就知道,他們著火了。我感恩,大家成長了。這證明很重要的一點,教會可以搞集體創作,仲可以一邊排一邊創作,效果畀兩三個人寫份劇本好得多。

劇做到差不多,開始搞啲短片,此時才發現那位做短片的肢體沒有人支援,自己死了。最後趕頭趕命起了條片;之後我們又請配樂現場做過場音樂,為場景提供背景音樂。這兩件事,初時有人睇死搞唔來,一來多媒體劇場一向難,二來很多人認為教會配樂的肢體唔能夠咁即興咁玩,必須要有好高的技術先得。

如果做片的人多點時間,我們還有好幾條片可以玩,做配樂的肢體,即使在跳舞那兩段播CD時,其實也有在玩,而且加強左首歌個mood。只要提出想法,他們也很樂意畀意見,參與更多的演出。

畫劇中有動畫,短片,過場音樂用live band,好多人一世都未試過可以咁樣jam野,唔係寫好晒譜,配樂、獻詩要自己望住個台,睇燈做人,無人cue佢地,其實超強。

過程中有沒有痛苦?好多。導演第一次導演,唔識做,要帶,由完全唔知做乜到最後所有手足都肯跟佢。我感謝大家的支持。所有的演員要放下自己係尊貴的基督徒身份,做人情婦,扮he he,包二奶,單身肢體要扮結左婚,要同一個完全唔熟的姊妹扮親暱。獻詩不斷畀人減歌,又減次數,跳舞場次改左幾次。音樂加完又加,改完又改。佈景原本買了物資,一下子完全取消不用,堅持改用虛景。其實最慘係文人,因為佢係編劇,睇住我地將佢的心血膠化,加入大量古怪搞笑情節,我相信他淚水可令林村河山洪暴發。

這三個月,改變了很多肢體對戲劇的想法,也改變很多事奉肢體對事奉的看法。以前,甚麼也是有人批的,現在全件事件由下而上,演員決定,導演決定,燈光決定次次都可以改,誰都互相影響。排戲的其中一句常有的note 係:「上到台係你做,唔係我,你想點做?點先舒服?」以前那種視劇本為金科玉律,改乜都要有長官意志,乜都話係邊個話,可以事不關己的規則被改變。

這三個月,我們希望大家投入當中,而不只是邊個邊個叫佢做。所以,最後很多東西,都是大家過程中一起撞出來的。這火花好看到極點。這件事之所以能發生,是因為大家都是看到問題,之後一起想辦法解決,或者邀請對方想想整件事怎樣做。如果有人堅持己見,不願意放下,整件事根本做唔成。同時,如果用傳統方法,由上面壓個指令落令,大家最後都會受唔來。

最後有冇動用行政指令?有。在不情願之下,都有用,但盡量不用,因為唯有大家都參加創作,整件事才是大家的。

這三個月,我更看到很多神蹟。演員一個個進入角色,故事一路推演,燈光,音樂,跳舞的加入,演員一次次加的細節,一個個有意無意加的笑位,每次都讓我感到上帝在開路。

對,這叫做舞台。當然,我們未做得夠好。台上一分鐘,我們台下最多也只是十個鐘。缺欠太多。但這應該是很多人的第一次。我要感謝教會和牧者放手,讓我們去試。事實上,搞一次如此大型的盛讚是昂貴的。在外面,我們這陣型是大型多媒體歌舞劇。同時,過了十月,我們完全沒有受過任何創作的干預。我不知道檢討時大家會怎樣看這件事,但至少我了,也無悔了。

但願我這個嚮導,帶大家玩得開心,盡興,能經歷上帝。我生活優次被打亂了,但不打緊,我好享受,只是難委了憫行和太太。

至於有冇第二次,我不知道。無論如何,外賣請早揚聲。

寫你心情……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