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生活點滴

世界上美好的事,往往並不長久

image

沒有人知道,甚麼時候會完結。
當你以為今晚清場,他浪漫得像一對將要離別的情侶。

記得,今晚。
那個地攤。
那串汽球。
那些紙牌。
那條建在地鐵上蓋的小村。
那垃圾和煙絲味。

又有人說,今晚一別,我們在另一邊相見。到時,我知道我們會再見的。

拍照的人,用的不是數碼相機。更多人要將映像逐格留下。那些光影,要經過沖晒,才能成像。

人呢?他們經歷不同社運朋友近呼洗腦式的民粹主義惡補班,比吃過分辨善惡樹果子的夏娃知得更多,叛逆的麥子落地生根,豈不生出更出果子和麥子來?

除了誰?除了那些在佔領區叫賣的。當中有個宣傳電召的士的,叫了半晚,沒人應,出招第一程免首100蚊,居然也叫不醒被民主夢困著的那班愚民。她喃呢說:這個城巿怎麼再沒有人喜歡方便快捷的交通工具。她就是從沒細想,她所站的那截彌敦道,已四十多天沒有的士走過了。不方便已成新習慣。大家只願社會不要將袋住先培養成新習慣。

說成功做生意,就只有那幾位由深水埗老遠走過來賣涼茶的伯伯和嬸嬸。買的除了港人,還有遊人。這條另類步行街,比在北京上海成都南京的都要少店鋪,都要熱鬧。人文氣氛,生活,在佔領區中,再次衝破空間的限制,要在石屎地種花。
image

旺角 佔領區 地鐵站 示威

在地鐵站上蓋,是另一條村

除了種花,樹立紙牌,這裏還真的有文化藝術。運動宣傳品,除了有貼紙,有人現在製黃絲帶,黃傘扣針,又有印水紙,寫大字,明信片,甚至絲網印刷。對,只要你帶衫來,他就幫你印,還有三四個款。街尾有不同裝置藝術,由汽球扭成,象徵團結的佈置,由巿民寫下祝福心願,拼成的大傘。那天剛下了一場雨,字看不清楚,就看見紙糊在地上,彷彿心願也有落空的準備。

旺角 佔領區 彌敦下村 雨傘運動

彌敦下村,一字排開的佈局,井然有序

旺角佔領區

旺角佔領區中的教堂,圖為泰澤祈禱會時間表和禮序

即或如此,人未放棄,還作狀要落地生根。三步一條村,你可以見到村民的村格。有一行五個,兩排的。門牌一式一樣的彌敦下村令人印象深刻,門外除了編了號碼,還有門牌和一個寫著「已佔領」或「請入住」的牌子,井然有序。另一些,似是沒有交管理費的,由裏到外就是垃圾村,膠樽,膠袋,煙頭,零食圍著,中間幾個村民開手機打puzzle and dragon ,未走近還以為深水埗露宿者搬了過來。還有一條村,建在地鐵上蓋的小村,頗有香港依山而建的智慧,爬梯走上去,每天早晨,空肚倒抽一根煙,俯視眾生,超然又漠然,二手巿場應有價有巿。

這些村的設施不用說,兩旁是商場,甚麼都有,村內有自修室,圖書館,吹水區,更重要的是有關帝廟和聖堂。關帝廟布置氣勢不凡,不時有人停駐上香。聖堂自上次耶穌像「爆缸」後,只見大大的十字架。最有趣的是這教會「牧者」很勤力,每天崇拜,還跟聖公會和天主教的聖曆,列出頌經內容。可惜我錯過了崇拜時間,深信很特別。耶穌和關公,在這條彌敦村,在五十米間,每天互相對望著。經歷過劫難,交換過生死,即或有天,大家相忘於江湖,這段黃色生死戀,應該比那些hehe 故事更可歌可泣。

走的時候,望著兩旁的警察和伺機出動的藍絲帶。我知道,他們代表著事實。或者,事實,其實是另一個夢。

寫你心情……

Comment

  1. 其實彌敦道從此成為行人專用區也不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