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教學生活

我的身體是武器,我的口是武器

誰不知道,話語的能力?

誰不知道,身體能變成最大的武器。

在身份政治中,我們可以做甚麼?

今天,雖然好像都在說一些很虛的東西,但這些東西其實每天都會發生。你說的話,做的動作,都成為論述,被人解讀,被人分類的時候,我怎樣可以讓自己成為真正的自由人,這最重要。

甚麼是自由,就是按自己的心意,在知道後果的情況下做自己覺得快快樂樂的事。(說起來也好像很不自由似的)究竟基督徒是否真的沒有辦法去回應這個新的思潮?究竟是不是真的被迫埋牆角?我覺得不是。

很多人就索性追求所謂的公義,但說到底,也只是對強權的反抗而己,就到你有一天推翻政權,之後才去構想你的烏托邦,雖未必算遲,但反抗過程中流的血,受的傷,誰埋這賬單?又,如果在新的烏托邦中找到新問題,誰負責?誰處理後事?沒有人知道。

我也追求公義,但這公義要追求之難,會犧牲。以前的同事常說:「一動,不如一靜。」我也會反對的,但我是一個人,代表自己去反對,死的是我一個人,你居然去集結一班人,並教他們去做死仕,為的是連自己也說不清楚的公義,之後你居然是最後一個人死。這樣,你和找人「制旗」有何分別?

你要公義,唔該自己去死,不要連累人,你可以大聲叫喊,找志同道合的人,但請告訴他們所有的後果,也請你大聲地說:「我只代表我。」社民連就有這樣的氣魄——雖千萬人,吾往矣,但現在有些人,打著「公義」的旗號,發號施令,推人去死,混水摸魚⋯⋯

我們唯有更認識自己的身份,角色,召命,才能有勇氣,有承擔地走下去。

寫你心情……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