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教學生活, 生活點滴

與大學生對談……

那天,去一間大學,與學生對談。

約了六時三十分,我以為大學的黃昏,人不多,我早到了半小時,應該可以吃個舒服的飯,好好細味港島半山的日落。

可才下車,見到的卻是人潮、裝修工人和吊雞車。跟著人潮,走進大學,一間間的飯堂,排一條條「水蛇春」的蛇餅。心知不炒,以為可以找到一處地方買塊三文治,一排隊就是十分鐘,來來往往的人,說的不是普通話,就是我聽不懂的普通話,或者是方言,廣東話沒幾句,要麼就是英文。這叫國際化嗎?我也不知道。

好不容易去到見面的大樓,卻因為工程關係,不知是誰決定要大家走樓梯,升降機就是不停那層了。就當是做運動,走了兩層樓梯,到了那個課室,終於開始對談。

兩個小時,一下子就過,同學申請了房間到八時,七時五十分突然課室有紅燈亮起,同學不慌不忙說:「十分鐘前是會有通知的,請大家知道是時候要離開。」燈閃了幾下,突然空調也關掉了。同學說:「學校節省資源,也請大家快點下課離開。」

我呆了,這是一個怎樣的學術氛圍……我以為這沒有冷氣、少少的提示也就算了,豈料一到八時,全間課室斷電,燈關了。同學也不慌忙的,知道白板燈未關,把他開了,之後說:「活動唯有到此為止吧。」

學校,在甚麼時候淪為學店,夠鐘必須離開?學校,在甚麼時候淪為工廠?師生關係,何時淪為一段時間的知識貫輸關係……

那些同學是課社會學的,我問:「你不覺得這侵犯你的學術自由?你不覺得這很沒人性?你不覺得這個地方很沒人情味?」

同學說:「因為有高考和文憑試的考生,這幾年課室都不足。我們也知道,也接受。」

我只能嘆一句:同學,你如此關心社會,卻不知道原來自己一點點生活的自由,空間,已經完全被入侵。連自己的生活也搞不好,連自己應有的權利都不爭取,如何再做社會抗爭?

我無言了。

寫你心情……

Comment